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超导可视人流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8 18:53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超导可视人流,北仑人流医院的价格,北仑哪有无痛人流医院,北仑人流好的妇科医院,北仑哪个医院可以做无痛人流,奉化人民医院无痛人流,北仑那里可以做人流

  

  与野猪血拼现场灌木丛生

  核心提示:

  10天前,家住贵定县定东乡高原村麻窝寨组的邓光远老人,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遭遇战——在寨上后山的丛林中,一头野猪突然朝他袭来。

  生死面前,老人与野猪顽强肉搏近8个小时,期间一度昏迷三次,每次都被野猪咬醒。

  最终,这位63岁的老人,用尽最后力气将野猪制服并砍死。

  事后,村民对野猪过秤发现,这头野猪体重120多斤。

  不过,老人也被野猪撕咬得遍体鳞伤,手上、脸上、头上伤痕累累,不难想象,老人当时与野猪肉搏时的惨烈场景。

  一:丛林遇袭 老人肉搏野猪

  “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,一团黑影已迎面向我扑来”

  说起遭遇野猪的经过,老人至今仍心有余悸。

  邓老回忆,3月12日傍晚,他带上猎狗,到距离家后山约1里之外的丛林中赶牛回家,当穿行在灌木丛生的丛林中时,走在前面的猎狗突然惨叫一声,一跃而逃。

  “我当时都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,一团黑影已迎面向我扑来。”老人颤抖着说,他下意识地急用双手拦截。这时,他才发现,袭击他的是一头发狂的野猪。

  当时野猪用嘴撕咬着他的右拇指不松口,他忍着钻心的疼痛,顺势腾出左手,抽出别在后腰的柴刀,开始猛砍野猪的头部。

  被击伤的野猪松嘴后,更加疯狂地反扑:前爪朝老人的耳朵、头部乱拱。

  “当时我就想,如果不奋力与野猪拼搏,我就可能被野猪活生生地咬死。”邓老说,与野猪搏斗期间,他手中的柴刀一度落在地上。于是他顺手抓起地上的一截木棒,左手死死抓住野猪头部,不停地击打。

  

  邓光远指认与野猪搏斗的地方

  二:搏斗期间 他曾昏迷三次

  “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不是野猪死,就是我亡”

  邓老说,他和野猪撕打在一起,野猪一边攻击着他,一边嗷嗷大叫,声音响彻山谷。

  “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如果不血拼,不是野猪死,就是我亡。”老人说,就这样,他和野猪滚打着,前后搏斗了大约2个小时,双方都渐渐地疲软下来。

  “但我和野猪都没有退缩。”老人称,他始终抓住野猪的鬃毛,而野猪也死死咬住他身上的衣服。此时,他的整个脸颊、头部已鲜血淋漓。

  老人说,事发当时天已擦黑,他和野猪昏天黑地搏斗了几个小时后,天已完全黑了下来。

  据了解,因为邓光远老人当时既没带手电,也没带手机,所以确切时间他并不清楚。不过,他根据天色判断,当时应该是在18:30至19:00之间。

  老人回忆,搏斗期间,他前后昏迷了三次,但每次醒来,钻心的疼痛使得他求生的本能加重。

  

  老汉遍体鳞伤

  三:血战八小时 野猪终被砍死

  “最后醒来时,我发现自己靠在野猪的肚皮上”

  “最后一次醒来,我发现自己靠在野猪肚皮上,野猪的嘴仍死死地咬住我衣裳领子。”老人说,那时,野猪还在时不时地哀嚎,但声音已明显衰弱。很显然,野猪也受到重创。

  借助月光,老人用手在地上摸索到柴刀,拼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朝野猪头部砍去,只听野猪低沉的嚎叫一声后,便不再动弹。

  此刻,浑身是血,又冷又饿的邓光远老人挣扎着坐起。休息片刻后,老人踉踉跄跄地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据老人的老伴回忆,当天晚上,爱人没有回家,她以为是去走亲戚去了,所以也没当回事。直到深夜敲大门,才发现老伴浑身血迹斑斑,头部伤口长达4厘米,右边耳郭、脸上、手上布满伤痕,所穿的衣服也被野猪咬成了布条。

  据悉,邓光远老人的三个儿子均在外打工,平时家中只有90岁的老母和老伴与自己住在一起。

  邓老说,他回到家时,鸡已打鸣,因疼痛难忍,他不敢上床睡觉,大约坐了一个多小时后,天就放亮了。老人事后说,如此算来,从他与野猪肉搏开始到将野猪砍死,搏击时间前后不低于8个小时。

  天亮后,邻居得知老人的遭遇,急忙打电话通知120急救车到家,将老人送往医院接受治疗。

  与此同时,寨上的村民根据邓老提供的线索,上山将被打死的野猪抬下山。经过测量,这只野猪体重在120斤左右。因邓老家庭经济状况不好,寨邻提议将野猪卖了用于老邓的医药开支。

  

  被老汉杀死的野猪

  四:事发现场 野猪成群出没

  “我曾看见三头野猪,肆无忌惮糟蹋庄稼”

  贵定县定东乡地处贵定县城的郊区,从县城赶往邓光远老人所在的村子,不过10来分钟的车程。

  一路上,记者发现,道路两旁全是密密匝匝的灌木林,陪同记者同行的贵定县音寨村村民罗加齐说,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以来,随着广大农村植被恢复良好,野猪出没已是常事。

  邓光远老人家处在延绵起伏的群山山脚下,屋后就是丛林。昨日,老人不顾自身的伤痛,坚持带记者到事发地。

  记者发现,这是一个坡度约为45度、全是灌木丛的山沟,人行走到沟底,基本上都是佝偻着身子钻进刺篷中过,在老人与野猪搏斗的地方,已滚打出一个簸箕大的窝凼。

  邓光远老人说,早在三年前,他就曾亲眼看到过三头野猪结伴而行,肆无忌惮地在自己的庄稼地里出现过。

  野猪成患

  村民如何防范?

  “正面遭遇野猪,最好保持不动,更不要挑衅”

  “政府部门曾到寨上宣传不准捕获野猪,但野猪多了,会对农作物造成伤害。”罗加齐说,希望有关部门能对这样的现象引起重视,一方面既要保护好庄稼,同时也要兼顾生态链的平衡。

  据悉,野猪虽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,但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《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,同样受到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的保护。

  不过,林业部门人士建议,尽管野猪受保护,但当它成为一种祸害时,是可以依法合理猎捕的。县级政府可以根据具体危害情况,向县级以上林业部门报猎捕计划,组织专人合理猎捕,但不能用国家明令禁止的武器和工具,如电捕、投毒等。

  针对如何防范野猪的攻击?黔南州户外登山协会资深驴友陈龙培说,野猪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。当村民在野外遇见野猪时,最好保持不动,更不要挑衅。村民或者驴友外出正面遭遇野猪时,要及时躲避,最好是看着其他方向,以左前或右前偏离野猪目光的角度,然后以之字形慢慢后退。 本报记者 张仁东

  【编辑:叶攀】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人流那所医院好